血色的沈戏月

圈名沈戏月/滴滴,主混APH圈,业余文手语c,主皮卢西安诺。企鹅号:641854921欢迎扩列勾搭

【APH】【异色枢轴花】【非国设】【架空】白晶菊盛开的三月

 

又到了白晶菊盛放的三月,娇小的白晶菊争相开放。一个头戴彼岸花头饰的东方女子站在白晶菊花海里,黑色燕尾军服随风轻轻飘起。死死注视着前方,却再也见不到那个钟爱白晶菊的西方男人的身影。

                                                                 ——题记

初春的风还带着些许凉意,庭院中肆意盛开的白晶菊随着风儿轻轻摇曳着。卢西安诺坐在庭院里的藤椅上用手撑着头小憩,一旁的桌上还摆着一杯温热的咖啡,过得好不惬意。突然,一把飞刀飞过,笔直的飞向卢西安诺的脑袋。卢西安诺从容的从藤椅上站起来侧过身轻而易举的接过飞刀,一把薙刀从身后袭来抵在脖子上。卢西安诺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每天都这么来你难道不会感到厌烦吗?”

从容的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东方女子,丝毫不把那抵在自己脖子上随时可以要了自己的命的薙刀放在眼里。事实上卢西安诺从来没有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过,除了那一大片娇艳的白晶菊和眼前的她。

“只要能杀掉你,怎样都无所谓。”

本田罂紧紧握着薙刀,单薄的衣裙被风轻轻吹起,她却一点也不知道寒冷,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西方男人。

卢西安诺有一张俊俏的脸庞,酒红色的眼眸好似能把人灌醉,时常挂在脸上看似纯良无害的微笑不知引诱了多少女孩掉进那美丽的陷阱。偏偏本田罂不为之动容,血红色的眼里是无尽的仇恨。

“还真是执着啊。真搞不懂你,明明都只是一枚被抛弃的弃子了,还这么尽心尽力的为他们效忠。不怕忙到最后被反咬一口吗?”

“住嘴!我的国家不会背叛我,我也不会背叛我的国家。反倒是你这个侵略者才罪该万死吧。”

“所以,在你看来,让你窃取情报不成,在被我俘虏后不管不问,任由你在这里自生自灭不算背叛对吗?而我这个侵略者却因为好心收留了你而罪该万死?”

“轮不到你来评价。我迟早会回去的,至于你,你很快就会没命了。”

卢西安诺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指轻轻捏住抵在自己脖子上迟迟砍不下去的薙刀,将它移开,脱下外套披在本田罂肩上,宠溺般的捏了捏她的脸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亲密的像一对恋人。

“把刀对着人可不是什么淑女的行为我亲爱的。还有,虽然现在已经进入春天了但还是比较冷,多穿点衣服小心别着凉了。”

本田罂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攥紧了他给自己披上的外套,眼中含带着许多复杂的感情。有仇恨,有痛苦,还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卢西安诺和本田罂来着两个不同的国家,一个在西方,一个在东方。这两个国家向来水火不容,基本上彼此都不相往来。终于有一天,两国的战争打响了。卢西安诺是西方国家的一个军官,而本田罂则是敌国的情报员,因为某次窃取情报失败而被卢西安诺俘虏。值得庆幸的是,卢西安诺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有虐待俘虏,反而将她带到家中像小姐一般的对待。

令人感到惊奇,这位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军官先生对待这个俘虏却是这样的温和。

“把在战场上那一套对待美丽的女士可是很失礼的行为。”

“既不能从你这里套出情报,也不能用你去威胁对方,那么你对我也没什么利用价值。我又何必煞费苦心的折磨你呢。”

“你杀不了我的,你做不到,也下不去手。因为你同样深爱着我。”

“倔强的女孩,我想我已经被你征服了。等战争结束后愿意试着和我交往看看吗?”

 

“......不可能。”

回忆渐渐涌上心头,本田罂站在庭院里不肯离去。看着满院子的白晶菊,不禁陷入了沉思。

待在这里多久了呢?

 

不知从何开始,本田罂喜欢盯着那个西方男子看,看他精心的照顾这满院子的白晶菊,看他亲自下厨房时灵巧的双手,看他拿起画笔画画是专注的神情。她曾悄悄拿走卢西安诺的画本偷看,结果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画的全都是自己,脸上不由自主的泛起红晕。偶尔看他和他腿部残疾的兄长吵架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融入这温馨的环境中。有时本田罂也会想,如果能和他交往的话,或许也不错。但事与愿违,他们只能站在对立面,为了国家不断互相残杀着。

正如卢西安诺所说,她是一枚弃子。理所当然的不是吗?国家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情报员而冒险,只要她不把情报泄露出去,舍弃一个情报员又怎样。但是对于本田罂来说,即使国家舍弃了她也没关系,只要能为国家效力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她却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的境地,一个是自己爱慕的人,一个是自己的国家利益。不管选择哪一边自己都会痛苦。

最后,她选择了国家。

最后,她选择了让自己狠他。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下不了手呢?

“轰”耳边传来一声巨响,一颗炮弹就这样在眼前炸开,如果不是正巧距离有些远,现在本田罂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卢西安诺跑到庭院,抓起本田罂的手就往里走。

“他们已经打过来了,快走!”

他们进入书房,卢西安诺打开了密道,将本田罂推进去。

“从这里走,大概走五分钟就可以到外面。”

“你要留下?”

“弗拉维奥还在这里,我不能丢下他。他腿已经残疾了不能从这里离开,我必须想办法保护他。”

“可是......”

“没有可是。我很快会追上来的,你先走吧。”

硬被他推进去,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想要是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跑进密道。

卢西安诺......会没事的吧。

他可是卢西安诺,西国的军神,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不让自己瞎想,加快了步伐离开。

 

后来,战争结束,本田罂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两国决定建立外交关系,和平共处。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后,卢西安诺的哥哥弗拉维奥找到了本田罂。

“弗拉维奥先生,您来找我了。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您还记得我。卢西安诺.....没跟您一起来吗?”

“十分抱歉,本田小姐。卢西他......已经去世了,在那场战争上。

“当啷”握在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本田罂不可置信的看着弗拉维奥。

“开玩笑的吧,您在开玩笑吧。卢西他怎么会......”声音有些颤抖,紧紧抓住弗拉维奥的手臂渴望得到一个温和一点的答案。

“......很抱歉,我也不想承认这件事,但是卢恰当时就死在我的面前。”

残忍的事实让本田罂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狠狠的跪在地上,被摔坏的茶杯碎片刺进膝盖,可却比不上她心上的痛。

弗拉维奥看着眼前的东方女子跪在玻璃渣上没有说什么,自己当初何尝不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死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绝望,痛苦,愤恨,无助的感情涌上心头,可自己甚至都不能走下轮椅,就这样看着自己挚爱的弟弟生命力渐渐消弱,最后再也睁不开他那漂亮的酒红色眼睛。将眼前的姑娘拉起来,将她扶到沙发上简单的为她处理了伤口。

“这个画本,是他临终前叫我交给你的。现在任务完成了,我也该走了,再见本田小姐。”

弗拉维奥递给本田罂一个画本,慢慢摇着轮椅离开了。本田罂打开画本,是她曾经偷看过的那个画本。里面画的都是她,有微笑的她,有生气的她,有害羞的她。还有,穿着婚纱的她。在最后一页,她穿着婚纱和卢西安诺在白晶菊花海里举行着婚礼。画上的角落,有一小段简短的情诗:

我想我爱你

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对你一见钟情

我征服了东国的土地

而你却征服了我

愿还有来生

我们不再是对立面

给我一个可以爱你的机会

Ti Amo, Angelo Mio.

看完了画本的本田罂早已泣不成声,泪水早已淋湿了画本,可却发泄不了她心中的痛苦与不甘。

“卢西安诺你这个混蛋!”

 

后记:

又是白晶菊盛放的三月,本田罂穿着多年没穿起的军装,站在白晶菊花海里,头上的彼岸花头饰在白晶菊中显得格外显眼。她抱紧一本陈旧的画本,似乎看见了她的爱人站在花海里对她微笑。

——end

 

 

大清早的起来码终于码完了。看看那瞎掰的情诗莫名想死,不算题记后记一共2659字。渣文笔求轻喷。

评论(4)
热度(19)

© 血色的沈戏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