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沈戏月

圈名沈戏月/滴滴,主混APH圈,业余文手语c,主皮卢西安诺。企鹅号:641854921欢迎扩列勾搭

【APH】【黑白英】【微黑白伊天使组】Cheescake

#cupcake来吃多了换个口味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Oli的蛋糕可以吃,因为Oli长得帅(pei)#

#前方黑塔鬼出没,非战斗成员请撤离#

#放心虽然说是黑塔鬼但是不会虐到哪里去的,相信我!#

#以及渣文笔求不嫌弃#

#以上都没问题就开始吧#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熟睡的金发男人身上。可爱的黄丽欢乐的在枝桠上歌唱着,像是企图把还在梦乡中的人儿叫醒。

“唔......已经早上了吗?”躺在床上的英伦绅士从梦中惊醒,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不禁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揉了揉耀眼的金色头发试图去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良久,还是放弃了回忆,从床上起来,穿衣洗漱。衣橱里少了一套军装,洗漱间里的镜子也被砸碎,这会是谁的恶作剧吗?

亚瑟捏了捏鼻梁,感觉有些头疼。这八成又是自家异色跟自己开的玩笑吧。不理会他们,直径走进餐厅,却发现餐厅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餐桌上摆着一盘cheescake和一壶伯爵红茶,餐盘底下还有一张纸条。倒了一杯红茶,一边品红茶一边阅读纸条的的内容。

 

亲爱的亚蒂:

    早安。

    在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Oli已经出门了。这次Oli可能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不用挂记Oli哦。早餐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是cheescake哦。Oli猜亚蒂肯定会好奇为什么不是cupcake。唔,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嘛。再说亚蒂不是很喜欢吃cheescake吗?亚蒂放心,这次Oli没有放奇怪的调料在理会所以请放心吃吧。嗯,因为这次Oli要出去很久,亚蒂可要照顾好自己哦,千万别生病了。哦对了,千万别忘了参加今天的世界会议,资料Oli都已经准备好了哦,就在Oli的床头柜里。最后,记得千万别忘了吃早餐。

                                                               爱你的Oli

亚瑟看完了纸条,不禁有些头疼。那个家伙不知道又跑哪去疯了,不过既然都要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在临走时拿走我的军装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呢?亚瑟这样想着,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盯着餐盘里的cheescake,橙黄色的蛋糕看上去火候控制的刚刚好,还很有弹性。饼底是自己喜欢的巧克力饼干,卖相十分的不错。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亚瑟最后还是决定先把早餐吃了去开完会再说。优雅的用叉子叉起一小块cheescake送到嘴边,丝滑的cheescake在口中瞬间融化,芝士的香甜在舌尖上蔓延,底层的巧克力饼干带着点苦味刚好和蛋糕的甜味中和了一下,形成一种甜而不腻,苦而不涩的美味,再品上一杯上好的伯爵红茶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享用完早餐后,亚瑟从奥利弗房间里拿走资料,来到了时间会议室。惊奇的发现人都已经到齐了,更令人意外的是,来参加会议的除了自己都是异色!

“咳咳,既然英/国来了,那就开始我们的会议吧。”

......

会议结束后,亚瑟找到卢西安诺向他询问关于奥利弗的事。事实上,要说了解奥利弗,比起弗朗索瓦或是艾伦卢西安诺肯定是差远了。不过一般情况下来参加世界会议的都是常色,虽然也偶尔会有某些国/家有特殊原因让异色来代替开会的情况。可是今天的世界会议除了自己以外竟全部都是异色参加会议,这可就很耐人寻味了。亚瑟敢断定,奥利弗反常的行为一定和这诡异的现象有关,要想知道关于奥利弗的事情恐怕得先弄清楚为什么今天的世界会议都是异色来开。如果要打听这些异色的事,那无疑应该去问异色中威望最高的卢西安诺了。

“哈?你问我奥利弗去哪了?这我怎么知道。比起问我我想你更应该去问问弗朗索瓦他们不是吗?英/国先生。”

“噢,别开玩笑了意/大/利。即便你不知道奥利弗在哪里。但你绝对知道今天世界会议都是异色出席的原因。虽然以前也有过异色代替常色出席会议的先例,但是却从来没有世界会议中会是这么多的国/家的异色出席。嘿!你们的常色去哪了?”

“该说真不愧是被称作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先生吗?这洞察力连我都有些佩服了呢。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绕弯子了。事实上我也不清楚我那个蠢常色和我那个蠢常色的蠢哥哥去了哪里,我只知道因为他们的集体旷工我不得不出席这该死的世界会议并且做更多的工作。我想奥利弗应该和他们在一起吧。噢,我亲爱的英/国先生,可别告诉我你要去找他们。这样的话我想我可以计划着去侵略那个多雨的岛国了。”

“很抱歉,意/大/利先生,我不会去找那个疯子的,那个家伙死在外面才好。当然更不会让你动我的领土一丝一毫。噢,但愿你不会忘记二战时期你们意/大/利输得有多么的惨。亲爱的废材先生,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历史再重演一次。”

“我要纠正你几点英/国先生。第一,别因为我和某个蠢货长得很像就以为我也是个废材。异色轴三的首领可不是轻而易举便能当上的,如果真的干起来你甚至不一定是我的对手;第二,我想告诉你的是,或许我的常色曾经给你们留下了不堪一击的假象,但是他真正的潜力和实力可不是你能想象的;第三,还是请英/国先生叫我卢西安诺吧,毕竟这个世界认可的意/大/利只有费里一个啊......倒是英/国先生真的不去找奥利弗吗?还真是冷血啊。”明明那家伙为你做了这么多呢。

“好吧,意/大/利。我是说卢西安诺。虽然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一直敌视常色意/大/利的你怎么突然会为他说话,但是我的事情就不劳烦您费心了。至于奥利弗随他在哪都与我无关,我只要知道奥利弗现在和意/大/利他们在一起就够了,我是绝对不会去找他的。”反正,那个家伙也会自己回来的吧。

卢西安诺看着他离别的背影,叹了口气。

{这样......应该够了吧,只要稍微威胁他的国家的话,他应该暂时不会去找他们了}

{奥利弗,你可欠我一个大人情啊}

{费里现在在洋馆里还好吧,真想去找他。可是又不能放着意/大/利不管}

{算了,先管理好我们的国家吧。反正他绝对会回来的吧}

{唉,还真是,什么都麻烦我呢。}

 

——洋馆

奥利弗拿着魔法棒试图感应魔力,身上穿的是亚瑟的军装。眼瞳不再是如深海般诡异的深蓝色,取而代之的是空洞无神的祖母绿的双眸。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八成又是谁在想他了吧。

“哈欠,是亚蒂又在想我了吗?真开心啊,不过现在Oli还不能回去呢。倒是,欠了卢西安诺一个挺大的人情啊,回去要怎么报答他呢?要不请他吃cupcake好了。”

抬头望向前方,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也感受到了危险,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笑着,举起手中的魔法棒迎接自己最后的战斗。

“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要逃出去才行啊。”对不起啊亚蒂,我可能回不来了呢。

......

在英伦绅士的家中,cheescake的香气充斥在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金发蓝眼的英伦绅士坐在窗边品上一杯上好的伯爵红茶,等待着永远无法回家的人回家。

——END

 

 

嗯,应该有很多人都看不懂这篇文就说一下关于这篇文的背景和奥利弗想做的事内容吧。嗯,背景是以亚瑟和费里他们进入洋馆后进行第N周目时失明的那一段,失明后魔力尽失的亚瑟非常危险,于是奥利弗就决定代替他在洋馆里和大家一起陷入轮回,就施了个魔法让亚瑟失去关于洋馆的记忆并把亚瑟带出来把自己送进去,还把自己正常的眼睛换给了亚瑟,自己换走了他失明的眼睛。这就出现了为什么亚瑟的衣橱里少了一套军装和洗漱间的镜子被砸,这都是为了假扮亚瑟以及不让他发现自己眼睛被换掉了的事。至于卢西安诺这是他和费里西安诺有心灵感应(在挺多同人里都有这样的设定所以不要见怪),所以知道费里西安诺陷入轮回的事情,虽然自己也很担心也想去救人但是碍于不能丢下国家不管而选择了等待,也正因为卢西安诺是异色中除了奥利弗以外唯一知道关于洋馆的事,因此奥利弗选择拜托卢西安诺把亚瑟拉住不让亚瑟去找他,当然卢西最后也照办了。嗯,大体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21)

© 血色的沈戏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