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沈戏月

圈名沈戏月/滴滴,主混APH圈,业余文手语c,主皮卢西安诺。企鹅号:641854921欢迎扩列勾搭

【枢轴花】【BG】伞下的晴天

 

*那个啥,中考完了我回来耍一下

*突然想尝试一下民国设定,大概是大小姐樱×教书先生卢西(是的你没看错,是常色的小樱和异色的卢西),不过因为不是特别清楚民国的设定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常识性错误,时间什么的也没法考证,嗯,大家就当看着玩吧。以及樱的自称我实在是不太懂啊,所以都统称“我”了

*ooc,私设一大堆,不适者撤离

 

 

 

“呜呜呜,我的绣球。”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此时年仅四岁的樱正因为弄丢了母亲送给她的绣球而伤心着。

“不要哭咯。”身后响起一道磁性的男声,正好奇是谁,还没回过头一把淡粉色的油纸伞便在樱的头上撑起,伞上的点点樱花盛开着仿佛点亮了世界。一个面容清秀的西方人撞进樱的视线,他的嘴里似乎说着什么。那个西方男子将油纸伞放进樱的手里,酒红色的眼瞳宛若那伞上的樱花,照亮了樱的世界。

                                                                                                                            ——楔子

 

“先生,卢西先生。”樱穿着淡粉色的连衣裙撑着那把樱花图案的油纸伞,小跑着来到卢西安诺跟前。卢西安诺捧着一本书籍细细品读着,见樱来了便取下放在书桌上的书签夹在书里。面带微笑的问道:“怎么了,我亲爱的樱小姐?”

十四岁的樱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现在她正对着这个从西方来到民国的年轻的先生泛红了脸,左手搓捏着衣角,断断续续的说到:“我,我有几个问题。想,想请教先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连樱自己都听不到了,可她的话还是一字不漏的传入卢西安诺的耳里。轻笑了一声,放下书站起来问道:“有哪里不懂?走吧,我教你。”

十二岁的樱就这样,在她倾慕的先生的陪伴下,度过了她最美的年华。

 

“樱,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撑着伞啊。”樱的好朋友王春燕这么她,樱微微抬头,看着油纸伞上漂亮的樱花图案,天空明艳的宛若伞上的樱花。她微微笑了笑,回答道:

“因为,先生说,如果撑着伞的话,心就会是晴天。”

在那个晴天,十六岁的樱撑着他送的油纸伞,在好友王春燕的打趣下渐渐的明朗了她对他的心意。

 

又是一个雨天,十八岁的樱抱着父亲交于她的文件站在自家府邸门口,任凭风雨吹打。熊熊的大火肆意的燃烧着她的家,她平日里打着的油纸伞早就与拼命保护她的父亲一起化为灰烬。而那个她深爱着的那个人也为了保护她离开而葬身火海,她还记得他临死前那张狂的笑脸,与平日里和她相处时温和绅士的模样不同,好像真的能为能保住那份重要的文件而牺牲是件荣誉。樱想,如果他不来教书,而是去战场上杀敌,那也应该是威风凛凛的吧。而且,如果他没有来教书,那他也就不会死在火海中了。

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十八岁的樱永远失去了会为她撑起晴天的那个人。

 

战争终于结束,昔日的民国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将更加繁荣昌盛的华国。天刚刚放晴,作为首席翻译的樱此时已经二十六岁了,她撑着一把画着淡粉色樱花的油纸伞站在屋檐下,作为同行的王秋雁看见了,便走上去问她:“樱,为什么你老爱撑着伞啊。”樱转头看向秋雁,又抬头看看了天空。不知为何明明是晴天,但是油纸伞上的樱花却不似那年十六岁时明艳。樱苦笑着回答道:

“因为……习惯了啊。”

 

你说撑起伞就会放晴,但是我的内心却终日下雨。

 

 

——END

评论
热度(11)

© 血色的沈戏月 | Powered by LOFTER